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旅游资讯 2016年05月29日 521 次 暂无评论

如果问我海岛国家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印尼?我会告诉你最吸引我前住这个国度的是因为它的火山,特别是有着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我们决定第一个目的地从爪哇岛的日惹市开始。飞机离开吉隆坡的时候,还有看到天空如水洗过般通透,不同的蓝色让人心醉,越接近印尼云层越厚,看来印尼烧芭蕉的烟霾影响很大。日惹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城,但让我们选择从日惹开始印尼之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邻近两大著名古迹Borobudur婆罗浮屠和Prambanan普兰巴南,附近还有默拉皮火山。

街头

从机场到入住旅店已是晚上七点多,一路上很少看到高楼。放下行李匆忙收拾一下,出门步行十分钟左右就找到一家小饭馆。店内红色的柱子和绿色的墙壁交相辉映形成鲜明对比,国内装饰少有的红配绿在这里却分外得体又倍感温明。就餐的人们大多席地而坐,初到异乡的我们也入乡随俗。店里的饭菜品种不多,价格也还划算,一顿饭算下来平均一个人十元人民币的样子。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等待上餐的母女。右边的女孩儿大概从手机上看到一则有趣的故事在说给妈妈听。

认识一个陌生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多出去逛逛,吃完饭就决定在旅店附近走走。住的地方不在喧闹的市中心,但环境还算舒适。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大片涂鸦、匆忙驶过的摩托车、推着小车售卖商品的小贩、醉酒躺在路边的老人,都让我看到更为真实的印尼普通民众的生活。对于来自异乡的我们,也大多报以微笑。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他们或许是家人,或许是朋友,相约路边小摊吃着自己喜欢的东西。环境对他们来说已不那么重要,此刻他们品味的也许是一种亲情,一种温暖,一种在心里念念不忘的味道。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是邻居还是发小?两个人就这么随意地坐在路边,一人看着手机,一人想起高兴的往事憨憨地笑。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印尼街头一种被游客戏称为“客先死”的交通工具。与国内三轮车略不同的是车夫在后面蹬车,游客坐在前面可以无障碍的欣赏沿途风景。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停靠在路边的三轮车,老人布满皱纹的眼角写满了故事,也写满了期待。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日惹市区内的皇宫为苏丹王宫,由日惹苏丹国首任国王设计修建,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印尼独立后政府允许原皇族仍在皇宫居住。到日惹的游客基本都会观看苏丹王宫的表演,传统皮影与乐器的精美结合恍若时光流转。

信仰

印度尼西亚是一个多元宗教与文化并存的国家,官方承认的有伊斯兰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和印度教。印尼的伊斯兰教徒人数在世界上居首位。在20多天行程中,有听到最早凌晨4点多(日出之前)就开始大声祈祷。

从RATU BOKO骑摩托车回日惹市区的时候天已大黑,3辆摩托车在颠簸的小道上小心行驶。路边一处不大的清真寺让我们停下赶路的脚步。听到寺内喇叭大声的祷告声,附近虔诚的信徒陆续到来,祈祷时男性在前女性在后的排位似乎告诉我们这里也象封建社会的中国一样讲究男尊女卑。他们或光脚盘腿颂经,或俯身跪地叩谢,祈祷俨然已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

虽然伊斯兰教占据主导地位,但历史上一度处于鼎盛地位的印度教、佛教文化在印尼并没有因此而消失或丧失其重要性。佛教在印尼也有很大影响, Borobudur婆罗浮屠就最具代表性。这是座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宏伟佛教建筑,历经火山爆发、地震、宗教派别纷争引起的战乱,几经休复才有今天的模样,它与中国长城、印度泰姬陵和柬埔寨吴哥窟被誉为古代亚洲四大奇迹,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婆罗浮屠距日惹市区约40公里,对外开放时间是早上6点,而日出却在4点多,为赶在黎明破晓之前在佛塔的顶层迎接日出,我们3点钟即从日惹市区出发,在MANOHARA  HOTEL前台买票并从该酒店进入婆罗浮屠。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踏着狭窄的石梯攀爬上婆罗浮屠最高层,在寂静的清晨置身这座古老佛塔之中,整个世界都变得虚幻空灵。在微弱的晨光里,整个佛塔和周围的村庄似乎都还在沉睡,我静静地伫立一旁,连呼吸也更加轻柔,此刻的我更象是一个安静的守护者。

一道道雾气在山间的树林里飘散,紫氲的霞光里太阳缓缓露出了头。天慢慢亮起来,整个婆罗浮屠也完整地呈现在眼前。这座建立在小山坡上的佛塔,以惟我独尊的姿态召唤着无数佛教徒来到这里朝拜。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历经磨难的佛像在祥云下端坐,跨越千年的姿态覆没了所有的尘世喧嚣,也许世界本该是这样的宁静与安祥。

Prambanan普兰巴南寺庙群是现今印尼境内最大、最美丽的印度教庙宇,几乎所有的寺庙墙壁上都带有精美的雕刻,讲述了印度教主神之一的毗瑟挐,印度猴神以及其他诸神的传说。同样经历了无数次天灾人祸,特别是2006年印尼大地震,更让著名的普兰巴南神庙遭到严重毁坏,不但很多浮雕都碎倒在地,多年的重修工作也顷刻之间毁于一旦,损失惨重。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废墟上的生命

之前听说位于巴厘岛上的水神庙是完全建筑在水面上的,属半印度教半佛教风格,当地货币50000Rb上的背景图案正是这里,所以成为外地游客来巴厘岛必看的景点。我们刚进去以为走错了地方,后来才打听到由于季节的原因水位下退,整座神庙才得以完整呈现。我们正赶上日落时分,夕阳下一片花海拥簇着的水神庙也别有一番景致。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火山

印尼处于印度洋板块、太平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的交界处,地壳运动频繁,使得地壳向上隆起形成山脉,而地壳上层的岩浆也随着频繁的地壳活动到达地壳上表面,形成火山。而爪哇岛又是本区火山最多、地震最为频繁的岛屿,共有百余座火山,活火山约有30座。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从爪哇岛进入印尼的原因,爬火山也是这次印尼之行最为重要的行程。默拉皮火山位于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的中部,意为“不灭之火”,1006年首次爆发便毁灭了中爪岛的一个王国,婆罗浮屠佛塔也因些埋没在火山灰中800多年。最近一次喷发则在2010年的10月,造成300多人死亡,20多万人沦为难民。

去的那天阴雨天气,默拉皮火山始终笼罩在云层之中。一处火山喷发后的遗址上,被摧毁的房屋和物品、岩浆喷发带出的大量石块、地上厚厚的火山灰、墙壁上挂着火山喷发时村民逃离家园的惊恐面容,无一不在提醒那次灾难有多惨烈。这让我回想起了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同样经历过大灾难的我心情沉重。只愿世界能少一些灾难多一份安宁,愿每个生命都能被温柔对待。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Bromo布罗莫火山位于爪哇岛从泗水到外南梦的途中,是腾格尔山中心的一座活火山,有着如月球表面般的地貌,是印尼最为壮观的风景之一。当初选定来印尼就是想多看看这里的活火山,可是我们出发第一天(11月4日)就传来龙目岛火山喷发影响到巴厘岛机场关闭的消息,加之未见到默拉皮火山的真面貌,遗憾外又有几分担心。当得知可以上布罗莫火山的时候兴奋了许久,来到庞越就定下布罗莫火山到伊真火山3天的行程。高海拔的山村早晚气温只有3、4度,让我们也体验到赤道附近的寒冷。凌晨2点半从住处出发,乘车半个小时再步行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山坡上的观景台。天空中星光璀璨,山脚下的民居灯火闪亮,重重浓雾萦绕着火山,分不清是雾还是火山口冒出的烟。天空由蓝慢慢转成微红,太阳还未穿透云层却已霞光万丈。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待太阳逐渐升起,火山对面的村落也清晰起来。层层薄雾在村落和树林间缭绕,柔柔的阳光把一切都染成温暖的金色,整片大地开始苏醒,这情景美得如梦如幻。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小山村的沙海断面浓雾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拉长阳光穿透树林的投影,一群小鸟沐浴着晨光自由飞翔,开启它们美好的一天。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我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园吧。

拍完日出,下山回到住处匆忙吃过早饭,我们就赶往布罗莫火山山口。吉普车行驶到距离沙海中的一个小小印度教庙宇前很远的地方就停下,想到火山口就得步行或骑马。沙海还算好走,进入Bromo山体范围,便是火山灰堆积的坑洼道路,加上经过的马匹扬起的厚厚尘土,短短的路程变得格外艰辛。越住前行径,火山喷发遗留的景象也更真实的展现出来。道路两旁的坚硬岩石沟壑纵横,那是火山熔岩流经的痕迹。在一处较为宽敞的岩壁上,还有一些人像浮雕,我猜想这一定是当地居民以独有的方式纪念在火山爆发时逝去的亲人。走两步歇一步的挪动脚步,经过陡峭的253级石梯终于登上了布罗莫火山山口,疲倦也很快被抛之脑后。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这是在火山口卖口罩的老人。一直不明白他为何不象别人一样在石梯下面卖东西,一个口罩才2元人民币,而随时喷发出的令人窒息的火山灰和硫磺气体是一般人不能承受的。(我们离开Bromo的第三天就听说这里火山喷发了,12月14日火山再次喷发,火山灰扬起400多米高,使玛琅市机场被迫关闭,当地也提高了该火山喷发的预警级别,但愿这位老人一切安好)。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站在火山口就能听到轰响声,不禁让人相信当地人说Bromo火山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地狱之门。

Ijen伊真火山因盛产硫磺和硫磺散发的臭味而闻名全球,被誉为世界上最臭的地方,这里却是我的印尼之行的重点,因为最吸引我的是它的蓝色火焰。(有的网站说这种电光蓝液体是岩浆,也有的说是因为火山内部缺氧和高压的环境使得硫磺在火山内部无法燃烧,当硫磺从火山中喷出时,立即燃烧起来且将火焰送往高空。与此同时,少部分硫磺在低于硫磺的沸点温度444.6摄氏度的温度之下冷却浓缩,沿着伊真火山流下形成了看上去像是电光蓝的岩浆)。无论是蓝色岩浆还是蓝色火焰,这里将成为我一生难以忘却的地方。

蓝色火焰只有夜晚才可以看到,而常规游客凌晨3点才允许上山,如果那样的话想要拍照片时间肯定不够,所以头天晚上9点便独自一人向着梦想的地方出发。到了通往山上的入口,五、六个守门员却死活不让进。夜晚气温很低,我边抽着烟边用蹩脚的英语和他们套着近乎。快到深夜其他的人都回屋睡觉只留一个人看门的时候,惊喜发生了。天,他居然同意我上山!铺着火山灰坑坑洼洼的山路并不好走,黑漆漆的树林中不时发出的声响让我背后发冷不得不加快脚步,当到达山顶看到山谷中的蓝色火焰时不禁一阵狂喜,全然不顾脚下是一段比火山灰更难走、乱石中踩出的一条小道。蓝色火焰,我翻越千山万水终于看到你了。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这是来自地狱的火焰,伊真火山的蓝色熔岩!我离她那么的近,却又那么的不可接近!为了捕捉到最精彩的火焰,我离她就只有两米远。火焰上方的硫气和糟糕的风向让我每小时的拍摄时间不足十分钟,因为要构图和拍摄,所以防毒面具基本不能戴在脸上。不小心误吸了一口硫气,基本让我立马晕厥的状态!我发了疯向外跑去,却连摔了8次跤!眼看天色越来越亮,最后我看到硫气就趴在地上,妄想呼吸最底层的干净空气!虽然没什么用,但多少有些心里安慰!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伊真火山有一群从事“世界最危险职业”的人,他们就是硫磺矿工。火山喷出的气体通过山口内的喷气孔形成硫磺,而当地的矿工则以挖掘这些硫磺矿谋生。且不说Ijen是一座随时都在喷发的活火山,空气里夹杂的硫磺粉末和四处飘散的滚滚浓烟更是让这里成为人间炼狱。而他们只有简单的防护面罩,有的甚至没有,为了维持家人生计他们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这样一筐硫磺大概200斤,他们挑着从谷底上到山顶,再到山下,一个人每天最多可以往返两到三次。而一公斤硫磺的价格大约是900印尼盾,折合成人民币不到5毛钱,往返一次大概能赚到40-50元人民币,对于他们来说却是笔可观的收入。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灼伤我的不是浓烈刺鼻的硫磺气体,而是他的眼神。

火车

在印尼体验了两次火车出行,一次是日惹到泗水,再就是泗水到庞越。之前有听说印尼的火火车很破,治安也不太好。所以第一次乘火车我们选择了类似国内的商务舱。车厢还算干净宽敞,座椅靠背可以前后推拉调节,乘客不多。检票时车厢前后门各一名乘警把守,所以最好别有逃票的念头。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日惹到泗水,列车还未启动,家人在车窗外逗着孩子。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泗水到庞越,这趟更象是国内二、三线城市之间的普通列车。车上空位很多,所以一些旅客就把座位暂时当床躺在上面休息起来。吃饭、睡觉互不相扰,各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大海

来到这个海岸线总长54716千米的国家怎么能少了大海。印尼的海,正如它是“千岛之国”的美称一样姿态各异。有清澈,有混浊,有的观景,有的冲浪,在金巴兰看日落,到罗威纳追海豚。不一样的地方总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享受。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明月和星辰还挂在天边,太阳就快升起。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This moment, I am the king.

光束

Jomblang cave。这完全是一个计划外的行程,当陪同几天的包车司机给我们介绍有这么一个神奇的洞穴时,所有人都兴奋了。汽车行驶到景区门口,换上准备好的雨靴,再穿上保障装备,被绳索从60米上空吊下到达谷底,再穿过一个几百米的洞穴就会看到这束光。这是一个具有喀斯特地貌的溶洞,脚下的暗河生成一个小瀑布向外流去,洞口外阳光穿透树林透射出一道美丽的光束照进来,而光束照耀的时间每天只有1-2个小时。如遇上洞口有树叶缓缓飘落,象似一只只金色的蝴蝶在聚光灯下飞舞,煞是好看。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陪伴他的她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审判之光

20多天的印尼之行,我走过爪洼岛、巴厘岛、吉丽G岛和龙目岛,看过传统皮影表演,也逛过当地市场,在民居家里闲聊,也在雨中骑着摩托车赶路。我曾在30多度的烈日下徒步寻找拍摄机位,夜幕降临别人点着蜡烛吹着海风时,我背着器材扛着脚架寻找回酒店的路。我想这都是出于对摄影的热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和顾客讨价还价的商贩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传统火舞的表演者。趁表演还没开始转去后台,他们看到我和手中的镜头就象看到老朋友一样,这笑容纯朴而又真实。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摄影是孤独的,也是幸福的。我不求所有的付出和守候都有回报,但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就象离开印尼的前一天,我收获了最美的晚霞、大海和火山。

印尼拾遗 蓝色火焰的活火山

这时的南方已经寒冷,窗外的天空依旧阴暗,这样的天气更加想念在印尼每天都晒太阳的日子。翻看记忆里的印尼之行有遗憾更有感动,我愿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每一段旅程,享受摄影带来的每一次快乐。

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
0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